</abbr><option id="4i13yp"></option><dt id="4i13yp"></dt><b id="4i13yp"></b><u id="4i13yp"></u>
      <b id="s8e643"><fieldset id="s8e643"></fieldset><code id="s8e643"></code><ol id="s8e643"></ol><font id="s8e643"></font><dl id="s8e643"></dl></b><optgroup id="s8e643"></acronym><tbody id="s8e643"></tbody></optgroup><button id="s8e643"><label id="s8e643"></label></acronym></abbr></button><tbody id="s8e643"><sup id="s8e643"></sup><optgroup id="s8e643"></optgroup></tbody>
      <dfn id="s8e643"><sup id="s8e643"></sup><noframes id="s8e643">
      • <div id="s8e643"><tfoot id="s8e643"><style id="s8e643"></style></address><kbd id="s8e643"></kbd><tfoot id="s8e643"></tfoot><strong id="s8e643"></strong></tfoot><blockquote id="s8e643"></blockquote><strong id="s8e643"></strong><div id="s8e643"></div></abbr><button id="s8e643"><dl id="s8e643"></dl></abbr><span id="s8e643"></span><big id="s8e643"></big></button></div><legend id="s8e643"><q id="s8e643"><code id="s8e643"></code><pre id="s8e643"></pre><button id="s8e643"></button></q><q id="s8e643"><table id="s8e643"></table><del id="s8e643"></del><q id="s8e643"></q><noscript id="s8e643"></noscript></q><strong id="s8e643"><dfn id="s8e643"></dfn><tt id="s8e643"></tt><sup id="s8e643"></sup><ins id="s8e643"></ins></strong></legend><fieldset id="s8e643"><kbd id="s8e643"><b id="s8e643"></b><u id="s8e643"></u><tr id="s8e643"></tr><strong id="s8e643"></strong><strike id="s8e643"></strike></kbd><tr id="s8e643"><strong id="s8e643"></strong></tr><strike id="s8e643"><ol id="s8e643"></ol><fieldset id="s8e643"></fieldset><dl id="s8e643"></dl><span id="s8e643"></span></strike><tt id="s8e643"></tt><tfoot id="s8e643"></tfoot><span id="s8e643"></span></acronym><code id="s8e643"><li id="s8e643"></li></abbr></code></fieldset><dir id="s8e643"><b id="s8e643"><dir id="s8e643"></dir><tt id="s8e643"></tt></b></address><blockquote id="s8e643"></blockquote><noscript id="s8e643"><style id="s8e643"></style><dir id="s8e643"></dir><optgroup id="s8e643"></optgroup><dt id="s8e643"></dt></noscript><table id="s8e643"><legend id="s8e643"></legend><del id="s8e643"></del></table><pre id="s8e643"><optgroup id="s8e643"></optgroup><dd id="s8e643"></dd><q id="s8e643"></q><ol id="s8e643"></ol><font id="s8e643"></font></pre></dir>

        團彩網,聚散依依,轉身成殇

        也許團彩網們的一生都在時間中轉輪,某一刻我們清醒了,又被現實淹沒在芸芸衆生裏。平凡的生活,平凡的喜怒哀樂,我們被時間左右著,隨著光陰一點點走向另一個路口。人生有無數的路口和無數次的選擇,而有的人卻甘心情願停留,被塵世的風霜掩埋那個鮮活的自己。

        那一天,告訴自己,要努力向前走,不能沒有理想和希望。你說,現實很殘酷,是的,它總沒有想象中那麽美好,生活就是真實的生活,不是想象。我們走過人海,經曆那麽多殘酷的真實,才讓自己那顆狂燥的心歸于平靜。

        就像在某個清晨,迎著最初的時光,一念之間,愛與恨都隨風散掉。世界那麽大,可以真正說話的人越來越少,與其說著無關的話不如沉默。就像那一天,我們離別,你用所有沉默代替我無數次的追問。世事難料,轉眼各奔西東,冷暖自知。

        春去秋來,生命中不再銘刻新的記憶,來日方長,我們就此咀嚼舊的回憶度日。時間靜靜流逝,去路苦多,我們以爲可以飛到滄海的彼岸,看到那曾錯失的風景,其實我們只是脆弱的蝴蝶,終沒有那種力量讓一切複原,初展當年的樣子。

        勿忘曾相逢,提筆記錄時,已身在天涯。路途遙遠,雨水打濕了肩膀,那句再見,說出口是多麽苦澀,偶爾還是會想起你,再也沒有你的訊息,也許遠方的你應該是幸福吧。打開曾經寫下的文字,還殘留著曾經的憂傷,以爲是上天安排的緣分,其實花開花謝,不過是夢一場。

        夜色彌漫,平生只見相思未見歡顔。回眸,看到那無盡的離愁別緒,世間難得一知己,一遇知己誤終生,夢醒弦斷有誰知?紅塵如泥,恩怨皆化作杯中酒,酒入愁腸淚縱橫,笑紅顔,人間自是有情癡,負了青春又如何?

        獨倚西窗,心傷幾許,風吹不散眉間的憂愁,你笑我與文字爲舞,分不清對與錯,看不清世事。我笑你,縱有百媚千紅,終逃脫不了孤獨。深知今生不再有交集,還是那麽決絕的轉身,原來,放下所有的糾結,只需輕輕的一個輕身,別後,那無盡的淒涼只能自己獨自承受。

        人生幾多坎坷,你說你早已習慣了獨來獨往,但你不知道,有人在每個深夜輕喚你的名字,萬家燈火,還有那一盞孤燈,曾爲你留到天明。你說你早已看破了紅塵,此生不再言愛,想要一個人自由自在。但你不知道,是誰天涯海角,感受著你的感受,走著你所走過的路,默默陪著你,將那首你最愛的歌反複吟唱?

        再回首恍如一夢,燈火闌珊處,看著曾經的思念,芬芳了離別的詩篇。飛雨人獨立,落字皆是愁,如果化作一縷輕風,撫過你的臉,你會知道那是我嗎?揮一揮衣袖,駐立佛前的心,在那一刻靜美、無言。若有來生,還會不會來此奔赴一場紅塵之約,消瘦了容顔,滄桑了歲月。

        爲什麽,難過的時候總是個雨天,是否連天空也爲我落淚?以爲可以采菊東籬,坐觀雲起,其實,還是在繁華的城市,過著寂寥的生活。多少快樂的日子一去不複返,換來多少離合聚散,唯有往事靜靜在生命中從容憂傷著,本以爲無欲亦無求,當看盡滿目繁華的風景,終是無處逃遁。

        聚也依依,散也依依,轉身成殇,就讓一縷輕風吹散情愁,安然立于水之畔,看雲卷雲舒,將所有的思緒,化作一支瘦筆,洋洋灑灑,描摹你從前的樣子,然後隨著來往的風景一同定格在滄桑的海。

        曾年少無知,以爲滄海桑田離自己很遙遠,嘗盡人生百味,才知道,當初的如果變成了今天的結局,當初的誓言變成了散落塵埃的過往。我們活在各自的故事裏,從此,天涯陌路。

        是否有一天,一切歸于平淡,還能如初見那樣,傾城而笑,不訴離殇,不言愁?你說,只是短暫的再見,後來竟成了永遠。此後,我們孤單影只的在這個世界上流浪,希冀著在某個街角或某個城市還能相遇。

        離別流下的眼淚還是溫熱的,我們哭著轉身,也許那就是愛情,在茫茫人海傾心、相知,穿過了世間那麽多阻礙。或許分別是另一種相遇的開始,只是現在我們總是問候曾經。如果此生無相見,依然感謝命運讓我們相遇,感謝彼此真心的付出。

        有些愛情,只有開始、過程,未必會有結果。當離別來臨,來不及擁抱,看著你踏上遠去的列車,淚水終在那一刻盈滿眼眶,我們只是平凡的人,依然相信這世間有著平凡到老的愛情,只是不再是你我。聚散依依、轉身成殇,我們都不是完美的人,卻依然期待一份完美的愛情!

        每一天,每個黃昏,我們迎著夕陽穿過陌生的城市,消失在夜幕裏,手中握著那杯苦澀的咖啡,繼續著忙碌的生活。最真的自己被小心翼翼的隱藏起來,光陰好像流水飛快,許多的夢想現在提起已看不到最初的樣子,我們習慣了用沉默面對所有的不愉快。

        在那個小巷,擦肩而過的人,有著熟悉的臉龐,是否還生活在孤單裏。那些曾年少唱過的歌,認真寫過的信,都已沾滿了塵埃,握在手心裏是如此沉重。我們曾哭過、笑過,一起抒寫的青春華年,一去不複返,未來的日子,我們依然繼續著平凡的生活,會逐漸的老去;而擁有彼此的記憶,依然是心中最柔軟的地方。

        就這樣從此告別吧,你知道就算大雨讓整個城市傾倒,我們再也不會輕易迷失方向。以爲受不了你背影離去,當一切真的來臨,只剩下淡然,就像生命中開放的純白花朵,花香淡淡,日子行雲流水。若多年以後我們再遇見,或許那雙溫柔的眼已布滿滄桑,但我們都不要難過好嗎?因爲它見過你最年輕的樣子,你曾經那麽閃亮的年輕過,豐盈了我整個青春!

        回憶是抓不到的月光,握緊就變黑暗,等愛的背影轉身消失于晴朗。
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晚上每次經過那樓道,裏面總會亮著燈光,那燈光給人暖暖的感覺。只是現在燈還在,她給的光還在,人卻走了,那一次的轉身變成了我與她僅存的回憶。
        我曾是個膽小鬼,獨步在黑暗的夜中,在連星光都沒有的樓道裏,總會提心吊膽,生怕一轉身童話故事裏的“大灰狼”就會突然出現。
        寒風刺骨,轉身望著那飄落一地的枯葉,我又想起了她。那個冬夜,比往日來得更早更黑。與朋友瘋了一天的我多想馬上就能到家,因爲只有家才會有暖暖的光。
        “樓道裏有燈嗎?”我不禁喃喃自語道,微微挪動的小碎步變得大步流星。
        進了黑燈瞎火的樓道,我的心又涼了半截,溫度變爲負值。其實我懂,這個時刻,如果鄰家的人還有家人沒有回來,他們會點亮燈光去等待。然而如果沒有這個“如果”,樓道裏是不會有燈光的。“從平房搬進了樓房,大家的心就遠了。”我對這句話還是半信半疑,因爲有一個她打碎了我心中的寂寞。
        家住五樓的我上樓時總是很擔驚受怕。正是那天,我走到三樓,聽到了陣陣腳步聲,心中的“大灰狼”隨即跑出來了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,想開口說句話,卻嚇得張不開口。想往前繼續走,又邁不開步。
        慢慢的那人走近了,我們在黑暗中互相凝望了一秒鍾。這時燈光亮了,是手電筒射出的一束微光,加上窗外射進的路燈微暗的光和半點月光,使樓道上上冰冷的階梯顯得格外堅硬。我快步跑上了四樓,轉身順著微弱的燈光望去,想要努力看清,不巧我轉身之時她也正好轉身,但我從背影中依稀可以看到那是一個兩鬓發白的老婆婆。
        醞釀了半天感激的話卻只吐出了句“謝謝”!她沒有回應我,我便沖向了有家的五樓。雖然這只是半層樓的微光,卻久久地照亮著我的心,讓我的心不再寂寞。
        第二天,我像一個貪婪的小孩想要吃糖一樣,期待她的再次出現。果然,仍舊深邃且空洞的樓道裏,我再次遇見了她和她給的光。只見她看到我就轉過身子,順勢把燈光照在地上,像是刻意不想讓我看到她。盡管黑暗中的我完全看不清她的臉,她還是掩面背對著我,正當我懷疑這是爲何時,她的一句:“剛放學嗎?”打斷了我的猜疑,我也就沒有再想太多。我笑笑點了點頭,默默不說話,接著她的一句“現在讀書真是累呀!”一向被人忽視的我聽到這句話,不知道心有多暖,溫度幾乎要打破這嚴寒,心跳幾乎快到要爆表。是的,她又給我帶來了暖光,盡管此時的我正身處黑暗。
        以後的日子裏,即使沒有手電筒的黯淡而又刺眼的微光,走到三樓還是會感覺眼前亮亮的、暖暖的。只是她每次見到我都會很迅速地轉身,然後逃離我的視線。我對此很是不解,一次我悄悄走到她身後等她轉身,只記得她轉身那一瞬真的驚到了我,滿臉的傷疤模糊了她的容顔,無奈千躲萬躲還多被我撞見了。她只告訴我她是在一場火災中受傷的,我知道這一定會是一個很痛心的往事,便沒繼續追問下去。從她的話語中我聽出了她這些年所受的冷眼與嘲笑,所以她才會見了人就躲,見了人就轉身。我承認一開始我也被她的容顔嚇到了,但聽了她的故事,更多的是同情,我告訴她以後在我面前可以不用掩飾,做最初的她。單從她每天默默爲我照亮幽深的樓道這件事上,就可以看出她所具備的精神是我們常人無法到達的一個高度,她的轉身只是不想傷害任何人。
        有時我走到三樓,會聽到三樓東戶人家的門微微的開動發出的響聲,“是她在看我嗎?”我默默想道。我感動于這種無聲的幸福,卻又不忍打破這沉默,便習慣性的配合她,盡量與她“擦肩而過”,殊不知一秒過後我會轉身望她幾秒。而當我轉過身,她又會轉身凝視我的背影。我們就這樣,一直轉身,一直牽挂,一直“錯過”,直到路的盡頭。
        那個冬天在三樓婆婆的陪伴下悄然逝去。我永遠忘不了春天到來之前的那個晚上,那是她離開的日子,那日她強忍著身體的不適,仍舊帶著她的光等待我的出現。但我回來時已經太晚了,她帶著遺憾倒在了樓道中,握著她冰涼的手時我心在刺痛。漸漸的,她身旁的燈暗了,窗外的路燈滅了,月光也不再明亮。黑暗中,我用淚眼望著婆婆,一切都好清晰,她靜靜地一動不動。只記得我說了一句話:“婆婆,今天你忘記了轉身,一定要記得,你還欠我一個轉身。”
        許是太過感動,現在想到她還是會想念,懷念與她曾經轉過的曾經。
        而今,樓道裏已不再一片漆黑。盡管她已經走了,不可能會再給我默契的轉身,但真的感謝她曾經給過,曾經教會一個膽小鬼要學會轉身。路不止一條,轉身也許會遇到更好的。她曾經放下一束光線,讓寂寞深淵的我努力爬上懸崖,獲得重生。團彩網也漸漸懂得了這份無聲的寄托,漸漸學會改變,學會轉身。

        更多閱讀

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9 2001